close

David L. Hayes (履历)

​​ ​​​​

合伙人, 知识产权  

icon partner415.875.2411 icon_in

Overview

David Hayes先生的从业重点包括知识产权领域的法律咨询、诉讼、审计、技术许可、分发和转让。他是在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注册的专利律师。

Hayes先生为科技公司就建立和维持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程序进行广泛的法律咨询,以在版权、专利、商业机密、掩膜作品和商标等方面保护公司的知识产权,并在避免侵犯他人权利方面提供咨询。他代表众多客户进行高调复杂的科技交易,包括那些用于组件技术和整套系统的专利许可交易和收购战略。他在复杂的开放源码方面为许多客户进行法律咨询。他是全美认可的互联网和数字媒体领域的版权问题专家。他曾在许多设定先例的软件版权侵犯案件中担任律师,包括莲花发展公司(Lotus Development Corp)诉Borland国际公司案,以及A&M唱片公司诉Napster公司案。他还参与了多项专利诉讼案件。

在过去十年中,David曾先后多过160次被主要出版物和排名机构评为知识产权法和战略领域的顶级从业者之一。 当中,他分别自2002年、2008年和2004年以来连续被《美国钱伯斯》(Chambers USA)、《钱伯斯全球》(Chambers Global)和《北加州超级律师》(Northern California Super Lawyers)点名;并在过去三年中被《知识产权管理》(Intellectual Assets Management)评为世界领先的专利和知识产权战略律师之一。《最佳律师》(Best Lawyers)将他评为2019年旧金山的年度专利法律师,并于2019年被《Euromoney Expert Guides》评为美国30位最佳信息技术律师。 David在过去五年中也被列入《管理知识产权》(Manag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知识产权明星名单内。

Hayes先生曾就各种不同的知识产权话题在美国和日本发表了数十篇文章并做了演讲。他曾在美国国会和联邦机构就知识产权的问题进行作证。 Hayes先生是伯克利法律和科技中心顾问委员会和南加大知识产权法项目委员会的成员,并在《计算机与互联网律师》、《电子空间律师》、《知识产权战略》和《互联网法律和知识产权顾问》等杂志担任编委。

Hayes先生于1978年以优异成绩从莱斯大学获得电气工程学士学位。 之后他继续在攻读电气工程专业,并于1980年在斯坦福大学取得科学硕士学位。Hayes先生于1984年从哈佛大学以优异成绩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在哈佛大学法学院学习期间他曾担任《哈佛法律评论》的编辑。从法学院毕业之后,他曾在美国联邦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担任John Minor Wisdom法官的法律助理。在进入法学院之前,Hayes先生曾是硅谷的一名电气工程师。

Hayes先生是加州律师协会、哥伦比亚特区律师协会的会员以及美国专利和商标注册局的注册专利律师。他同时是加州律师协会知识产权部、 美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部、美国知识产权法律协会、ITechLaw协会和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的成员。

出版物

  • "复杂的互联网版权问题" 2015年3月(之前的版本发表于《计算机法律与安全报告》第一部分,2000年11月12月,在363页,第二部分, 2001年1月2月,在第3页,第三部分, 2001 3月4月,在75页,第四部分, 2001年5月6月,第五部分,在第147页, 2001年7月8月,在第219页,第六部分, 2001年9月10月,在第291页,第七部分, 2001年11月12月,在363页,第八部分, 2002年1月2月,在第3页,以及第7页 Tex. Intell. Prop. L. J. 1(1998年秋)
  • "电子商务的第一次销售", 《CIPerati》,Vol.1, 第2期, 2004年6月
  • “在线服务提供商的版权责任“(3部分组成的文章),《计算机及网络律师》,2002年10月-12月
  • "商业专利方法",《计算机律师》, 1999年10月
  • 合著《电子数字环境中的版权》,1997年12月
  • "有关外包协议的高级议题"s,《公司法律顾问的外包指南》商业法律,1997年7月,第二章
  • “即将到来的互联网版权大潮“,1997年 《知识产权法更新》、《互联网法律杂志》,第一卷,第一期
  • "对软件“界面外观”保护的综合现状分析", 1997年《知识产权更新》 J. Wiley & Sons, 1997
  • "知识产权版权审计",《公司分析师》公司商业法律,1996年11月
  • "线上及线下拆封许可证协议的可执行性",《网络空间律师》Glasser LegalWorks,第一部分,1996年10月; 第二部分, 1996年11月
  • 《有关转移数据和信息系统外包交易的法律问题——流程,策略和合同》,附录4.5在第350页, Wiley & Sons,1996年
  • “知识产权版权审计“,《知识产权审计》第四章, 执业律师研究院 1996年
  • “对软件“界面外观”保护的全面现状分析“, 《计算机法律与安全报告》, 第一部分(1995年12月)在第304页; 第二部分(1996年2月)在第14页; 第三部分(1996年4月),在第66页;第四部分,(1996年6月),在第134页; 第五部分(1996年7月),在第21页;第六部分,(1996年10月),第270页
  • “英特尔与AMD就MPU争议的庭外和解”,《日经指数电子》,第643号,1995年4月9日,135页(在日本出版)
  • “软件菜单命令阶的可版权化:The Lotus诉Borland案”, 《Mealey的知识产权诉讼报告》, 1995年6月5日
  • “苹果诉微软的结语”, 《计算机律师》, 1995年5月,第1页
  • “美国对非字面程序元素的版权保护”, 《国际计算机律师》, 1995年4月,第14页
  • “对版权进行知识产权审计”, 《知识产权审计》第八章,执业律师研究所1995
  • “知识产权版权审计“,《Mealey知识产权诉讼报告》, 1995年 1月13日
  • 合著“什么是专利、商标及版权的价值”, 《CHEMTECH》, 1994年11月, 第16页(由美国化学学会出版)
  • “Stac电子诉微软案对专利和商业秘密保护的重要性“, 《Mealey专利诉讼报告》, 1994年9月28日,第19页
  • “界面外观——Borland案是怎么回事?新议题“, 第19卷, 第1号, 1994年春, 第32页。(加利福利亚州律师协会知识产权部出版)
  • “苹果诉微软案细查“, 《计算机律师》, 1994年2月,第1页
  • “拆解计算机程序的合法性“,《计算机及法学杂志》,卷十二, 1993年10月, 第1号,第1页
  • “苹果诉微软案细查“,《Mealey专利诉讼报告》, 1993年10月27日,第21页
  • “软件“界面外观”保护留下了什么?“《旧金山日报》,从业专栏,1993年7月28日
  • “软件“界面外观”留下了什么:现状分析“, 《计算机律师》, 第1,2,3部分,1993年五、六、七月
  • “拆封授权协议:一个令人头痛问题的新希望“, 加州大学Hastings法学院《通信和娱乐法律杂志》, 第15卷,第3号,1993年春, 第653页
  • 合著《美国计算机软件保护变化的先兆》,Mitteilungen der deutschen Patentanwalte, 1993年3月,在第81页 (在德国和英国出版)
  • “拆解计算机程序的合法性“,《Mealey知识产权诉讼报告》, 1992年11月13日
  • “‘界面外观’的硬性规则:律师咨询“, 《Mealey知识产权诉讼报告》,1992年10月21日
  • “拆封授权协议:一个棘手问题的新希望”,《计算机律师》,1992年9月,第1页
  • “拆封授权协议:一个棘手问题的新希望”,《计算机法律协会通报》,第七卷第二号, 1992年,第5页
  • “获取和保护技术:知识产权审计”,《国际计算机法律顾问》, 1992年2月和3月,第4页
  • “美国海关对合法计算机程序进口执行程序的问题和陷阱”,《计算机律师》,1992年1月,第1页
  • “美国海关对合法计算机程序进口执行程序的问题和陷阱”,《许可杂志》,1992年1月,第10页
  • “获取和保护技术:知识产权审计”,《公司分析师》, 1991年11月,第88页
  • “软件保护:版权保护”,《化工设计自动化新闻》, 1991年6月,第8页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