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Related Content

​​ ​​​​

硅谷风险资本调查 2012 年第3季度 (Silicon Valley Venture Capital Survey - Third Quarter 2012)

November 15, 2012

硅谷风险资本调查
2012 年第3季度


背景—我们对总部设在硅谷的117家公司进行了风险融资方面的分析,这些公司在 2012 年第 3 季度均报告进行过融资。

泛伟律师事务所结果概况

风险融资在2012年第3季度较前一轮继续稳固增长,但2012年第3季度的增长不如第2季度那么强劲。

  • 2012年第3季度,溢价融资占61%,折价融资占17%,溢价超过折价,22%的融资持平。这又是一个强势增长的季度,但不如2012年第2季度,当时溢价融资为74%,折价融资为11%,15%的融资持平。这是连续第13个季度 溢价融资超过折价融资。

  • B系列融资尤为强劲,92%的B系列融资为溢价,E系列(和其后的)融资相对较弱,只有44%为溢价。然而,B系列融资的64%集中于软件和互联网/数字媒体公司,而E系列融资只有39%是来自这些行业,如下所述,软件和互联网/数字媒体行业表现最为强劲。

  • 泛伟律师事务所的风险资本Barometer™显示,2012年第3季度平均价格上涨78%。同样,这一结果令人满意,但相比2012年第2季度的99%还是有所下降。2012年第3季度有三次融资溢价超过750%(两次在互联网/数字媒体,一次在硬件行业),如果除去这三次不计,Barometer则应上涨50%,而不是78%。

  • 2012年第3季度,融资中位价格上涨了23%,涨幅相比第2季度的30%有所下降,这也是过去两年中中位价格涨幅最低的一次。

  • 按行业分类的结果如下。总体上说,软件和互联网/数字媒体行业继续其强劲的表现,清洁技术交易量虽低但结果不错,硬件行业稍稍落后,而生命科学行业明显落后。

其他行业数据概况

2012年第3季度总体上对风险投资行业来说不是一个强劲的季度,也许是因为即将举行的美国大选、日益临近的“财政悬崖”和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影响了投资者的决定。

  • 与2012年第2季度相比,美国的风险投资在2012年第3季度有小幅下降,预期2012年全年的风险投资将会低于2011年。

  • 与2012年第2季度相比,第3季度的并购量稍有下滑,且与2011年前9个月相比,其数量在2012年前9个月也稍有下降。

  • 与2012年第2季度相比,首次公开发行的数量在第3季度有所下降,且与2011年前9个月相比,其数量在2012年的前9个月也有所下滑。

  • 2012年第3季度的风险募集资金低于2012年第2季度,但年初至今,2012年所募集的资金数量已超过了2011年的水平。资金来源继续集中于有限的几个大型基金,虽然2012年第3季度比2012年第2季度稍有逊色。
  • 风险资本投资 

    根据《道琼斯风险资源》(简称《风险资源》)的报告,2012年第3季度,美国公司共获得69.2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涉及820宗交易,对比2012年第2季度的81亿美元和863宗交易(2012年7月报告),金额减少了14.6%,交易数量减少了5%。同样,与2011年前9个月相比,风险投资在2012年前9个月下降了15%,融资的数量下降了3%。

    虽然交易数量仅下降了6.5%,但与2011年前9个月(105亿美元)相比,硅谷的风险资本投资在2012年前9个月(82亿美元)滑落了22%。即便如此,硅谷在2012年第3季度所获得的风险投资还是占了全美国风险投资总额的39%。
  • 在2012年第3季度一轮融资的中位金额为370万美元,是自1997年以来最低的季度中位金额。这个结果部分是因为首轮融资所造成的,其募集的中位金额预计在2012年达到250万美元,将为自1992年来最低的年中位金额。

    2012年第3季度占首位的风险投资者为谷歌风险(Google Venture),投资21宗,克莱纳帕金斯(Kleiner Perkins)17宗,500新创公司(500 Startups)和NEA各有16宗。谷歌风险最近宣布,将年度资金规模从2亿美元增加到3亿美元,这将允许其进行更多的后期投资(路透社,Sarah McBride,2012年11月8日报道)。

    与《风险资源》类似,基于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数据编制的《普华永道/全国风险资本协会(PwC/NVCA)MoneyTree™ 报告》 (简称《MoneyTree 报告》)称,2012年第3季度风险投资的交易额达65亿美元,涉及890宗交易,对比2012年第2季度的70亿美元和898总交易(2012年7月报告),金额减少了7.1%,交易数量减少了1%。《MoneyTree报告》还指出,2012年的风险投资不管在金额上还是交易数量上将低于2011年,种子阶段的风险投资尤为疲软。

    《MoneyTree报告》还称,2012年第3季度在软件和互联网/数字媒体上的投资依然强劲,金额为21亿美元,但两行业在金额上比2012年第2季度有所下降。以后续生物技术融资为领导的生命科学投资,比2012年第2季度在金额上有所增加,但与2011年前9个月相比,年初至今下降了19%。与2012年第2季度相比,清洁技术方面的投资金额下滑了20%,但随着该行业的投资趋向更小、资本密集程度更低的交易,交易的数量有所增加。

  • 并购活动。

    道琼斯(Dow Jones)报告,2012年第3季度,有风险资本支持的美国公司完成了99宗收购交易(包括并购投资),涉及金额130亿美元,与2012年第2季度的110宗交易和137亿美元(2012年7月报告)相比,交易数量减少10%,交易金额减少5%。本季度近一半的被收购公司总部都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在2012年前9个月中,有风险资本支持的公司完成了314宗收购交易,涉及金额395亿美元,比2011年前9个月的404宗收购交易和406亿美元交易额有所下降。
  • 同样,汤森路透和全国风险资本协会(Thomson/NVCA)报告,2012年第3季度有96宗风险资本支持的收购交易,比2012年第2季度报告的102宗交易(2012年7月报告)下降了6%。2012年第3季度,IT 公司在收购市场独占鳌头,在96宗交易中占了70宗。

  • 首次公开发行活动。

    《风险资源》报告,美国风险资本支持的公司在2012年第3季度进行了10次首次公开发行(IPO),募集了8.07亿美元。这与2012年第2季度的11次首次公开发行和77亿美元的募集金额(Facebook占了68亿美元)(2012年7月报告)相比略微下降。

    同样,Thomson/NVCA报告, 2012 年第 3 季度 IPO 交易数量为10宗,融资11亿美元,而2012年第2季度为11宗 IPO 交易,融资13亿美元。(Thomson/NVCA在计算募集金额时包括了股东们的出售金额)。IPO 中有6宗来自 IT 行业,6宗来自总部设在加州的公司,并且所有的 IPO 都来自美国的公司。在2012年前9个月,有40宗IPO,而2011年的前9个月则有41宗。

  • 风险资本融资。

    Thomson/NVCA报告,53个美国风险基金在2012年第3季度融资50亿美元,对比 2012 年第 2 季度 38 个基金融资 59 亿美元 (2012 年 7 月报告),融资金额减少 15%,但基金数目增加了 40%。2012年前9个月,148个基金融资162亿美元,相比2011年前9个月募集的124亿美元,融资额增加了31%,但基金个数减少了13%。2012年第3季度,几个大型基金募集的资金占比虽有所下降,但仍占据优势,相较于2012年第2季度的80%,前5名的基金所募集到的资金占总数的55%。

    Thomson/NVCA还报告,募集到资金的中型风险基金(规模在2.5至8亿美元)的数量在过去5年里呈明显下降,2006年和2007年分别有41和45家募集到资金,而2011年只有16家募集到资金,2012年上半年只有10家募集到资金(Private Markets,Mark Boslet,2012年10月2日)。

    道琼斯报告了大体上相似的资金募集结果,发现2012年第3季度共募集资金47.3亿美元(但只涉及37家基金),2012年到目前为止的募集资金额为175亿美元,而2011年前9个月则募集了127亿美元。然而,道琼斯发现,与2011年同期相比,2012年至今募集到资金的基金个数多了9%。

    风险资金募集在2012年第3季度再次大幅落后于风险投资。

  • 非 IT 业资金募集动态。

    由于非 IT 业风险基金(如生命科学、清洁技术和硬件基金)传统的募资方法尤为困难,一些替代性的募资机制开始出现。这种募资通常是来自那些投资动机并非仅仅为了资金回报(如填补产品的开发渠道、使一个国家的经济多样化)或有更长期发展规划的实体,如大型公司和政府。

    例如,Thomson/NVCA报告,企业风险资本家在2011年到2012年上半年期间参与了17.5%的生命科学融资,比2010/2011年同期的15.3%有所增加。大型制药公司也扩大了对传统的风险资本家的投资,并与他们建立了更紧密的联系(Timothy Hay,VentureWire,2012年10月9日)。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甚至在生命科学的中枢,如旧金山、剑桥、伦敦和中国创建了早期的“创新中心”,以便能够更好地接触到处于初期阶段的生命科学公司。(Brian Gormley,VentureWire,2012年9月18日)。

    同样,在清洁技术领域已形成了大规模投资网络(Broadscale Investment Network)使大型能源公司与能源新创公司相联系,进行合伙与投资,像通用电气和杜克能源这样的著名公司都付费参与了这一项目。(Yuliya Chernova,VentureWire,2012年9月24日)。

    在主权投资上,俄罗斯政府支持的基金中的基金,RVC-USA 已承诺向以医疗器械、IT 基础设施、能源效率技术和电讯为重点的美国新创公司进行多达4亿美元的投资。同样,另一个俄罗斯基金, Rusnano,已经向美国风险基金投资了上亿元,投资主要集中在那些以生命科学为重点的基金(Jonathan Shieber,LBO Wire,2012年9月11日)。

  • 考夫曼(Kauffman)关于移民创业家的报告。

    Vivek Wadhwa 在其最近撰写的一篇考夫曼报告中指出,美国对外国企业家的吸引力正在下降。这篇报告发现,在硅谷由外国创始人建立的公司比例从1995年至2005年间的52%减少到2005年至2012年间的43%。签证/移民问题被认为是一个主要问题。美国以外的国家创业环境的改善也是一个可能的因素。该报告发现,移民美国的企业家中,来自印度(33%)的最多,其后为中国(8.1%)、英国(6.3%), 加拿大(4.2%),德国 (3.9%),以色列(3.5%) 和俄罗斯(2.4%)。

  • 加速器与天使风投。

    如上所述,初始阶段的风险投资最近有所下降,但初期非风险资金的增长在继续,或许抵消了这一下降的趋势。

    例如,加速器和孵化器的数量在继续增加,在世界范围内估计有200到700个。但人们对于其中某些加速器的价值存有疑虑。考夫曼研究员、风险公司 DFJ Mercury 的 Aziz Gilani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分析了29个加速器,发现45%的加速器都没能造就哪怕一个能获得风险资金的毕业生。Techstar 的 David Cohen 则鼓励加速器公开它们的追踪记录,这样企业家才能在选择过程中得到更多的信息。加速器环境中的一个可能的趋势是专业化的提高,更侧重于帮助某个特定行业的企业家。(Tom Stein,Private Markets,2012年9月5日;Mark Boslet,Private Market,2012年10月2日)。

    天使投资也在继续增加,2012年上半年比2011年上半年增加了3.1%,其中40%的资金流入种子和初始阶段的公司。Jeffrey Sohl,“The Angel Investor Market in Q1/Q2 2012: A Market in Steady Recovery”(《2012年第1和第2季度的天使投资者市场:一个逐步复苏的市场》),风险研究中心(Center for Venture Research),2012年10月10日。

  • 风险资本基金的回报。

    Cambridge Associates报告,其风险资本指数价值在2012年第2季度(3季度数据尚未公布)上涨了0.61%,而纳斯达克指数为-5.06%。风险资本指数在2012年6月30日结束的12个月中略高于纳斯达克,为6%对5.82%,但若比较截止到2012年6月30日结束时的十年期数字,风险资本指数仍低于纳斯达克,为每年5.28%对7.21%。Cambridge Associates风险指数已扣除了费用、成本和附带权益。

  • 风险资本情绪。

    旧金山大学(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的 Mark Cannice 教授编制的《硅谷风险资本家信心指数》(Silicon Valley Venture Capitalist Confidence Index™)报告,2012年第3季度,硅谷风险资本家的信心指数为3.53(最高为 5),比2012 年第 2 季度报告的3.47略有增加。风险资本家对高估值、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和生命科学的募资表示了忧虑,但对硅谷创新的深度和广度,特别是在移动、云计算和支付行业,以及拥有大把现金的战略收购商的存在感到鼓舞。

  • 纳斯达克指数。 

    纳斯达克指数在2012年第3季度上涨了6.1%,在截止到2012年11月8日的第4季度持平。

泛伟律师事务所的估值数据

价格变化 — 与前一轮融资相比,某个季度获得融资的公司的价格变化走势。
Price Change


 
按系列划分,折价的比例如下:
Down Rounds

 
泛伟律师事务所风险资本 Barometer™(价格变化的幅度)— 下图是公司在某个季度筹集资金的每股价格,与该公司在其前一轮融资中筹集资金的每股价格相比,价格变化的平均百分比。在计算平均值时,所有轮融资(溢价、折价和持平)都包括在内,且没有针对融资筹集的金额对结果进行加权计算。
Barometer Total 

*请注意,一家软件公司的融资为 1460% 溢价融资,一家互联网/数字媒体的融资为 1190% 溢价融资。如果排除这两项,2012年第2季度 Barometer 结果将调整为 70%。.


按系列划分,Barometer 的结果如下:
Barometer Series

 

*请注意,上述两家软件和互联网/数字媒体公司增值 10 倍以上的融资均为 C 系列融资。如果排除这两项,2012 年第 2 季度 C 系列的 Barometer 结果将调整为 72%。

当前季度按行业划分的结果 — 下表载列了在 2012 年第 3 季度,按行业组划分并与上一轮融资相比,价格变化的走势、Barometer 结果和获得融资公司的融资数量。获得 A 系列融资的公司不包括在内,因为这些公司没有前一轮融资可以比较。
Current Industry

 

按行业划分的折价结果 — 下表载列按行业组划分,在过去八个季度每个季度的“折价”百分比。

Down Rounds Industry

 

按行业划分的 Barometer 结果 — 下表载列按行业组划分, 在过去八个季度每个季度的 Barometer 结果。

Barometer Industry Table 

下图是用图形对上表结果进行展示。

Results Barometer Industry 

*请注意,2011 年第 3 季度一家互联网/数字媒体公司的溢价高达 1500%。如果将该数据排除在外,2011 年第 3 季度互联网/数字媒体行业的 Barometer 结果为 73%。

**数据包含 2012 年第 2 季度融资溢价超过 10 倍的上述两家公司。如果排除这两家公司,软件行业 Barometer 结果为 86%,互联网/数字媒体行业的 Barometer 结果为 176%。

价格变化中位百分比 — 下图是公司在某个季度筹集资金的每股价格,与该公司在其前一轮融资中筹集资金的每股价格相比,价格变化的中位百分比。在计算中位数时,各轮融资(溢价、折价和持平)都包括在内,且没有针对融资筹集的金额对结果进行加权计算。请注意,这与 Barometer 不同,Barometer 是基于价格变化的平均百分比。
Median Price Change

 
按行业划分的价格变化中位百分比 — 下表载列按行业组划分,在过去八个季度每个季度的价格变化中位百分比。请注意,这与 Barometer 不同,Barometer 是基于价格变化的平均百分比。
Median Price Change By Industry

 

下图是用图形对上表结果进行展示。

Results Barometer Industry 

融资轮次 — 按系列划分,本季度的融资轮次如下表所示。
Financing Round

 
泛伟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条款数据
清算优先权 — 高级清算优先权在以下比例的融资中使用。
Senior Liquidation

 
按系列划分,高级清算优先权的百分比如下:
Liquidation Preferences

 
倍数清算优先权 — 高级清算优先权为倍数清算优先权的比例如下:
Multiple Liquidation

 
在高级清算优先权为倍数清算优先权的情况下,倍数的范围细分如下:
Range of Multiples


 
参与清算 — 规定参与清算的融资比例如下:
Participation Liquidation
 

在参与清算的融资中,未设上限的融资比例如下:
Uncapped Liquidation

 
累积股息 – 规定了累积股息的融资比例如下:
Cumulative Dividends

 

请注意,在2012年第3季度累计股息的使用明显增加。我们注意到,46%利用累计股息的融资是在生命科学行业,38%利用累计股息的融资(生命科学融资的33%)没有规定参与清算优先权,这意味着在这些融资中,累计股息被用作参与清算优先权的替代。

反摊薄条文 – 使用反摊薄条文的融资比例如下:
Antidilution Provisions

 
付费参与(Pay-to-Play)条文 – 订有付费参与条文的融资比例如下:
Pay to Play 

请注意,有轶事证据表明,公司越来越多地使用“拉升”(Pull Up)合同条文替代依据章程制定的“付费参与”条文。这两种条文的经济效应相似,但执行方式不同。上述信息包括部分(但可能不是全部)拉升条文,因此可能对这些条文的使用情况介绍得不充分。

赎回 – 规定可由投资者选择进行强制赎回或赎回的融资比例如下:
Redemption

 
企业重组 – A 系列以上涉及企业重组的融资(即将股票反向分割或转换成另一系列或类别的股票)比例如下:
Corporate Reorganizations

 
  • 关于方法之备注
    • 在解读 Barometer 结果时请谨记,本结果反映了与上一轮融资(一般为 12 至 18 个月之前)相比,在某个季度筹集资金的公司的平均价格增幅。由于风险资本家(及其投资者)为了补偿他们面临的风险而一般会追求至少 20% 的 IRR,而且按照定义我们没有考虑未能筹得新一轮融资的公司(一般导致投资者亏损),Barometer 在 40% 范围内的增幅应属正常。

      在对比当期结果和基于第三方数据的前期结果(例如风险资本家投资的金额、并购所得款项的金额等)时,我们使用第三方最初就该期公布的结果,而非此后根据其他信息更新的结果,这样可以更好地与当期公布的结果比较。例如,在比较第4季度结果和第3季度结果时,我们使用最初公布的第3季度结果,该结果一般在 10 月份提供,而不是通常在 1 月份提供的更新结果。在我们的报告中,如遇此类情况,将在括号内说明首次报告信息的日期。

  • 免责声明
    • 在编制本文所载的信息时,会进行假设、编纂和分析,概不保证本文提供的信息准确无误。泛伟律师事务所及其任何合伙人、律师、员工或代表对本文所载的任何信息,包括任何错误或不完整之处,不承担任何责任。本报告的内容不能用作且不应视作法律建议或意见。

联系人/注册信息

有关本报告的更多信息,请联系泛伟律师事务所的科百瑞,电话 650-335-7278,电邮
bkramer@fenwick.com 或迈克尔•帕特里克,电话 650-335-7273,电邮 mpatrick@fenwick.com

若想加入电邮列表,便于索取本调查今后的报告,请访问 fenwick.com/vcsurvey 并进入页面底部的注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