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公司及全国大型公司的2019年代理季结果

本综合报告涉及列入Fenwick – Bloomberg Law Silicon Valley 150 List(硅谷150指数)的科技及生命科学公司以及列入标准普尔100指数(标普100指数)的上市公司于2019年代理季的股东周年大会的股东投票趋势。
在2019年代理季,硅谷150指数公司中的143家以及标普100指数公司中的99家均举行股东周年大会,以就董事选任、公司财务报表核数师的选聘以及高管薪酬(“薪酬建议权”)进行表决。
主要发现包括:
股东周年大会参与情况

  • 在2019年代理季期间,代表硅谷150指数公司约88.2%的股票(按平均计)的人士出席相关公司的股东周年大会(亲自或通过代理出席)。但是,除代表约11.8%股份的股东未出席外,另有代表14.2%股份的股东通过代理方式由经纪出席会议,而该等经纪并未就不允许经纪酌情投票的大部分事项收到投票指示。比较而言,标普100指数公司在同期未与会股东持有的股份及由无投票权经纪代理出席的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分别为12.6%及15.3%。
  • 尽管如此,硅谷150指数公司的代表及投票范围相较标普100指数公司更广一些(例如,硅谷150指数公司的投票范围为55.6% – 98.8%,而标普100指数公司则为56.8% – 94.2%)。

董事选任

  • 硅谷150指数或标普100指数公司多年来首次没有出现有争议的选举(而在2018年,硅谷150指数公司出现一例,标普100指数公司出现两例)。
  • 在2019年代理季期间,硅谷150指数或标普100指数公司的所有董事在无争议选举中获得的“赞成”票数多于“反对”或“不予投票”票数(而在2018年,硅谷150指数公司与之不同的情形出现一例,标普100指数公司则没有)。
  • 硅谷150指数公司有143次无争议董事选举(标普100指数公司为99次)。由于并无争议,董事会提名候选人的选任通常并无疑问,惟须遵循适用的多数表决政策。

薪酬建议权

  • 在20.9%的硅谷150指数公司中(在标普100指数公司中,该比例为17.9%),反对指定高管薪酬的票数达到15%或以上(忽略弃权及无投票权经纪的票数)。在支持率相对较低的硅谷150指数公司中,16家公司的反对票数达到30%或以上(其中11家公司的反对票数为40%或以上,包括六家反对票数超过50%的公司)。

其他进行表决的提案

  • 除董事选举、薪酬建议权(以及频率建议权)以及核数师选聘表决外,硅谷150指数公司的股东还须就127项提案进行表决,而标普100指数公司的股东则须就223项提案进行表决。造成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是,股东提案多为大公司现象。在硅谷150指数排名前50位以外的公司中,股东仅需就三项提案表决。

公司提案

  • 除董事选举、薪酬建议权(以及频率建议权)以及核数师选聘表决外,硅谷150指数公司的股东于2019年对75项由公司提出的提案表决,这些提案主要涉及薪酬相关主题以及若干治理事项(比较而言,在标普100指数公司,这类提案为38项)。

股东提案

  • 在硅谷150指数公司,需要表决的由股东提出的提案主要集中治理事项或政策问题(标普100指数公司同样如此)。
  • 在硅谷150指数公司,股东提出的提案的平均支持率为约25.7%(标普100指数公司则为约25.8%)。
  • 在硅谷150指数公司,股东提出的提案的最常见主题为反歧视/多元化(8项提案,但没有一项成功)及取消绝对多数制(7项提案,其中三项成功)。
  • 在标普100指数公司,最常见的主题涉及政治/游说活动(28项提案,但没有一项成功).

Login

Don’t have an account yet?

Register